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中国这个产业是美国的两倍 连续三年增速世界第一

  原标题:连续三年增速世界第一,还是美国的两倍,什么产业这么牛?

  对GDP贡献超过一半。

  3月5日,上海社科院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国数字经济增速已连续三年排名世界第一。

  其中,2016年到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同比增速分别达到21.51%、20.35%和17.65%。

  这项研究预计,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增速仍将保持在15%左右的水平,而美国则会保持在6%左右。

  事实上,过去20多年来,中国数字经济一路高歌猛进,在多个领域取得了全球领先的竞争优势。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有多重要?

  2019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到,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集群,壮大数字经济。

  在2017年,数字经济首次写入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时的措辞是“促进数字经济加快成长”,较之于现如今的“壮大”,中国官方对数字经济的重视程度愈发提高。

  数字经济已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据上海社科院测算,2016年到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分别达到74.07%、57.50%和60.00%,预计2019年仍将占到62.50%。

  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告诉中新社国是直通车,数字经济给全球的社会和经济发展都带来了巨大动力,各国也高度重视数字经济发展,纷纷拟定数字经济计划。所谓数字经济,可认为是由互联网产业高速发展带来的新经济模式,为国民经济的增长提供了全新动能,促使社会变革迈入里程碑式的一步。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白重恩直言,数字经济的发展是新技术应用最前沿的一部分,这部分不仅仅代表着经济发展,也是国家核心竞争力的象征,其带来的价值和红利不言而喻。

  如何监管?

  既然是新技术就意味着要打破传统有所突破,如此一来,创新应如何与监管“共舞”就成了摆在面前的现实问题,而在监管层面,近年来关乎数字经济的数据治理逐渐成为了全球范围内的重要议题,在中国亦是如此。

  数据产业对于数字经济意味着什么?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在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采访时表示,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是越来越重要的“生产资料”,任何数字产业的发展,智能应用的升级都需要数据发挥作用。

  张近东认为,数据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石,对数据的合法合规的开发利用是数字经济良性发展的前提。数据产业是数字经济的一部分,只有数据产业得到合理发展,整个国家的数字经济才能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

  那么对于数据产业应该如何创新监管思路才能保证数字经济持续繁荣发展呢?

  “中国的数据治理应当符合中国的基本国情与数据问题的基本原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丁晓东认为,就基本国情来说,中国高科技发展已从整体上超过欧洲并具备了与美国竞争的可能,数据的合理收集与利用是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发展的关键。中国数据治理战略应从整体上支持中国科技的发展,为我国科技企业在全球竞争中提供制度支持。

  就基本原理而言,数据具有公共性,数据的流通共享从整体上有利于经济发展与社会福利,我国的数据治理应当坚持数据风险可控条件下的数据流通共享,实现数据安全与数据流通共享的合理平衡。

  就制度借鉴而言,我国的数据保护需要同时超越美国的数据保护模式与欧洲的数据保护模式。而欧洲以《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为代表的数据立法虽然意图良好,但在很多制度规定上却存在不合理与不现实之处,在一定程度上走向了“数据封建主义”与“数据农业主义”。

  丁晓东说,中国的数据立法需要深入研究数据问题的基本原理,借鉴欧美数据治理的合理之处,同时拒绝与反对其不合理因素。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姜奇平特别强调,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被认为是“史上最严格的个人数据保护条例”,欧盟在个人信息开发与保护政策上,强化保护,弱化开发。这将进一步使欧盟拉大与中美发展的差距。

  他表示,对于GDPR,中国应思考个人数据保护的“度”的问题,我国数据治理应该借鉴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经验,审慎包容,而不应盲目借鉴国外经验。中国的数据治理要让市场发挥决定作用,也要区分裁判与运动员。

  正如孙丕恕所言,保护数据隐私与合法、合规使用数据,发展数据产业并不矛盾;相反,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只有明晰好权责,依法保护数据权益,我们才能更好、更快地发展数字经济,释放数据价值。

  丁晓东则表示,在个人数据的保护上,应注重个人的合理预期,以促进数据安全、数据质量与数据流通共享对个人数据进行赋权。换言之,对个人数据保护不能“一刀切”,对于重大风险需要事前管理,对于小风险通过事后处理即可。

  怎么开放?

  创新与监管“共舞”下,数据仍有一个从封闭到开放的过程。孙丕恕举例称,人工智能的发展依赖于计算力、算法、数据资源三大支撑,其中数据是基础。然而在我国,海量数据中,20%是互联网数据,80%是组织数据,组织数据中的80%由政府掌握。

  目前政府数据共享程度不够、政府数据开放程度不够、政府掌握社会数据不全面的现象依然存在,很大程度制约了数据的高价值释放。要让“死数据”变成“活水之源”,需推动政府数据资源的共享、开放。

  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呼吁,需要在保护用户隐私基础上,由相关部门推动数据共享,提升数据应用的价值。与破解“数据孤岛”同样迫切的是,改变“创新孤岛”。人工智能发展至今,开放是走下去的必要条件。只有把更多的数据、运算力、技术汇集在一起,才能够展现出更大的影响力。

  “当制造业迈入数据时代时,数据化转型就是大势所趋。”赛迪智库信息化研究中心工业互联网研究室袁晓庆建议,工业互联网平台通常会涉及三类数据,应采取不同的做法:

  一是关于基于个性化定制的个人数据,应该鼓励开发和利用;

  二是关于企业数据,应开发利用设备数据,选择性开发利用企业经营数据;

  三是关于国家安全数据,由于工业互联网平台是我国经济运行云图,属于准公共基础设施,应交由国家自行掌握。

 

责任编辑:张义凌